欢迎来到久久热最新地址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aeproxy.com。久久热最新地址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全球货币政策加快退出危机应对模式

美联储宣布将基准利率区间调升25个基点,这是美国加息周期内的第5次加息,也是今年的第3次加息,市场预计2018年美联储仍将加息三次。2015年12月美联储在启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首次加息的同时,实际上也隐约宣告了全球范围内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拐点。伴随着主要发达经济体国家逐步恢复增长动力,物价水平上升,全球范围内,货币政策退出危机应对模式的步伐加快。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范围内货币政策导向的调整,即从宽松货币政策到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甚至是负利率政策出台,并非货币政策熨平经济周期波动的历史常态,而更多是应对各国财政不健康导致财政政策空间狭小的结果。虽然非常规货币政策释放的巨大流动性,阻止了发达国家经济体资产价格下跌,补充了金融市场流动性,修复了金融机构、企业和居民受损的资产负债表,促进了经济的复苏,但极低的利率环境也同时吹大了资产价格的泡沫,助推了通货膨胀的上升,集聚了宏观经济金融运行的风险。美国道指较危机后的最低谷已经上涨了大约2.8倍,当前股指也创出了历史新高。流动性对不动产的追逐,助推了房价的大幅上涨,形成了明显的房价泡沫。各国物价压力也逐步显现,2017年10月,美国消费者价格同比上涨2.2%,生产者价格同比上涨2.6%;2017年9月,英国消费者价格同比上涨3%。日本和欧元区物价也在回升,今年以来日本生产者价格同比涨幅转正,2017年9月末同比上涨3%;欧元区物价维持在1.5%的水平。

为此,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退出危机应对模式的步伐在加快。2017年7月12日,加拿大中央银行将基准利率上调至0.75%,为七年来的首次上调;11月2日,英格兰银行宣布十年来的首次加息,将基准利率从0.25%调升至0.5%,预计未来三年利率将逐步上涨。11月30日,韩国银行决定将基准利率1.25%调升至1.5%,为2011年以来的首次加息。欧洲中央银行虽然还没有退出量化宽松,但计划减少国债购买规模。市场也不断有日本央行加息的臆测。

不过,新兴经济体国家货币政策与发达经济体却不同步,甚至还出现逆向操作。今年印度、巴西、俄罗斯、智利和南非在降息,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这些国家经济增长活力消退的反映,但很难扭转货币政策逐步退出危机应对模式的趋势,资本用脚投票的结果,增加了这些新兴经济体国家资本外流的风险。

当然,也要看到,全球范围内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负利率政策是人类社会历史上从未有过先例的试验。在危机应对时,由于市场心态谨慎、交易不活跃,宽松货币政策向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甚至是负利率政策转变,不会给宏观经济金融带来巨大冲击。但在危机应对模式退出时,资产价格大幅上涨所引发的投资心理惯性,经济增长动力对非常规货币政策的非理性依赖,维护金融稳定和防范金融市场道德风险之间的不对等博弈,都将给这些发达经济体国家的货币政策常态回归提出巨大挑战。考虑到发达经济体国家的货币政策具有较强外溢性,我国需要密切跟踪研究,及时做好应对。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财经新视角(微信号:CJnewview)

独特视角看财经,全天候、最快、最全、最敏锐的财经第一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