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热最新地址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aeproxy.com。久久热最新地址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给“元首”的一记响亮耳光 ——突击者号航母扫荡挪威峡湾。

最兴师动众的“打脸”:为揭穿纳粹谎言,美国突击者号航母扫荡了挪威峡湾

经公众号“点兵堂"(微信ID:WarriorSalon)授权转载。

1943年4月25日的早上,德国广播电台向全世界发布了一条轰动新闻:“注意!注意!我们的潜艇在大西洋的海面上,击沉了美军的航空母舰突击者号!元首大人正亲自为击沉突击者号的U-404号的指挥官,奥托·冯·比洛中尉颁发铁十字勋章!他使用4枚鱼雷干掉了这艘美国航空母舰!”


转眼之间,这条爆炸性消息便通过中立国传回了美国本土。听闻消息之后,突击者号的舰员亲属们有如五雷轰顶,他们一个个冲进了美国海军的办事处,哭着喊着要人、怒斥海军隐瞒了自己家人的“死讯”。面对哭天抢地的军属,接待他们的美国海军官员哭笑不得——因为突击者号此时还好端端地浮在大西洋上,波澜不惊地执行猎杀潜艇的任务呢!

 

美国海军突击者号航空母舰,排水量15000吨,它在二战期间负责进行欧洲方面的作战行动

 

宣称“击沉”了突击者号的奥拓·冯·比洛中尉(左),希特勒亲自授予他铁十字勋章

 

美国海军迅速否认了突击者号被击沉的消息,为了彻底揭穿纳粹宣传部门的这个谎言,美国海军决定执行有史以来最兴师动众的一次“打脸行动”——派遣突击者号航母前往挪威峡湾,执行一次大规模空中扫荡任务。在这次任务中,突击者号航母不仅要袭击挪威近海的铁矿运输航线,同时也要把自身沉没的谣言一扫而光,往希特勒的脸上狠狠地扇一巴掌!所以,美国海军将这次攻击行动取名为“领袖行动”。


挪威博德港的位置,纳粹德国控制区内

 

1943年10月4日黎明时分,由约克公爵号战列舰、安森号战列舰以及数十艘巡洋舰、驱逐舰组成的大型护航编队,护送着突击者号来到了挪威博德港以西140英里的海面上。在突击者号上,地勤人员正在为战机加油挂弹,为将要在这天早上展开的攻击行动做好准备。突击者号之上,第4鱼雷攻击机中队的杰拉尔德·W·托马斯少尉回忆起了当时的情景:


“在半夜2点的时候,我被起床号轰醒了。当时的我还是昏昏沉沉的状态,感觉自己很难站起来!由于舰队靠近北极,天气十分寒冷,我把能穿的都穿上了——包括那件由红十字会附送,用绿色羊毛手工制成的毛衣。对于我们来说,这件绿色毛衣是‘对北极的寒冷环境和对德军防空炮弹片’的额外防护。”


杰拉尔德·W·托马斯少尉,他是第4鱼雷攻击机中队的一名飞行员

 

“4点30分,飞行准备工作开始了,飞行员和机组人员纷纷进入各自的简报间。在这之前,大家已经通过简单的电传命令获悉了这次行动的大致内容,所以简报间的空气中充满了焦虑的味道——因为这是我们执行的第一趟飞越敌占领土任务。正当我还在为此感到担忧的时候,中队长打断了我的思考,开始为大家进行战斗简报:


我们将会在距离海岸线100英里外的地方起飞,目标是德军运输船和博德港附近的路上设施。俯冲轰炸机部队将会正面袭击航母以东的博德港,而我们将要进入博德港南部的峡湾,沿着航线袭击德军的运输船。负责掩护的战斗机将会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掩护俯冲轰炸机,一部分掩护我们。所有鱼雷攻击机将会挂载4枚500磅炸弹,每一枚炸弹都装上10秒钟的延时穿甲引信。保持队形,遵照信号行事。由于只有航母的指挥部门和长机配有超高频无线电,所以大多数人都要一直保持无线电沉默。不要使用你们的无线电!我们不能透露特遣舰队的位置或者我们这趟任务的性质!在作战中我们将会使用双机小队,当发现船只时,小队的长机需要剧烈摆动自己的机翼,以告知上面的战斗机将要发起攻击。获知信号后,四架战斗机将会分散并且从不同方向朝船只俯冲,以此来为我们分担防空火力。两架鱼雷攻击机将会跟随战斗机俯冲,并且在桅顶高度投下炸弹。当我们发现下一艘船的时候,后续的小队将会遵循同样的程序发起攻击,明白了吗?再说一遍,记得要保持队形!遵照信号!不要打破无线电沉默!”


托马斯少尉提供的照片,这是飞行员们在起飞前使用的简报沙盘,显示了博德港周边地形

 

清晨6点18分,突击者号航母之上一片忙碌,前往攻击博德港陆上设施的攻击群率先起飞。这只小部队由20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组成,它们得到了8架野猫战斗机的掩护。当最后一架SBD俯冲轰炸机离开飞行甲板之后,地勤人员迅速行动起来,将机库内的战斗机和TBF复仇者式鱼雷攻击机提升到飞行甲板上。对于托马斯少尉来说,当天的任务开始了:


“‘飞行员,登上你们的飞机!’在我试图记录航母确切位置的时候,命令从广播器中传来,飞行员和机组人员立刻摸黑冲上飞行甲板。吹过飞行甲板的寒风,成功地让我提起了神来。在靠近船尾的飞行甲板上,我找到了自己将要驾驶的4-T-9号攻击机。我爬上了复仇者式的大机翼,并且在地勤组长的帮助下坐进了驾驶舱,扣好了安全带。坐稳之后,他拿出了飞机的黄页给我看,我在上面签上了名字,然后仔细看了一下飞机的情况。


排列在突击者号航母甲板上的TBF复仇者鱼雷攻击机群

 

‘检查轮挡、螺旋桨转动的空间以及所有甲板上没有固定的设备,准备启动发动机!远离螺旋桨!’


当飞行员正在座舱内对照检查单的时候,扩音器开始咆哮,打破了甲板上的宁静。随着‘启动发动机!‘’命令下达,所有飞机的螺旋桨几乎在同一时间旋转起来,甲板上顿时开始变得热闹非凡。此时此刻,我非常敬佩那些负责引导我的飞机引导员,他们居然能在到处都有飞机螺旋桨在旋转的环境下随意穿行,而不会被螺旋桨切成肉块!我滑行到起飞点,收到了加速的信号,然后迅速检查了飞机的情况。引擎的声音听起来不错,于是我向起飞指示员点了点头,他立马给了我起飞信号。当飞机滑过飞行甲板的前半部分之后,我放出襟翼,然后拉起机头,飞入黎明前的漆黑之中。在收起起落架的同时,我操纵着飞机做出标准的右转动作,这个动作通常是用来为下一架起飞的飞机腾出航线。不过,现在中队的10架鱼雷攻击机都已经在天上了,所以我们开始转向,直朝挪威海岸线飞去——那里是德国的占领区!

 

突击者号的甲板上,美军的地勤人员正在紧张地为飞机挂载炸弹

 

在抵达海岸线之后,中队长的飞机带着我们转向北方,开始沿着海岸线飞行。大约在这个时候,德国人终于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他们发出了警报,海岸线上的防空炮开始零散地朝我们射击。几分钟后,我们发现了第一艘敌舰——一艘运输船。中队长挥动着翅膀,发出信号,掩护我们的战斗机开始向敌舰俯冲,而第一个小队则在桅顶高度投下了炸弹。在重新集结编队之后,我们继续往博德港的方向飞去。随着我们越来越靠近博德,防空炮的火力变得越发猛烈起来。

 

突然间,约翰·帕尔默中尉驾驶的复仇者在我的眼前爆炸,开始慢慢地朝大海下坠。中队长打破了无线电沉默,要求机上的人员迅速逃生。但是在飞机坠入大海之前,我们只能看见一朵伞花升起。我害怕地缩进了驾驶舱的中心,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座舱装甲板的保护,并且降低被防空炮弹片打中的几率。在这之后,编队继续沿着峡湾进行扫荡。几分钟之后,第二个小队袭击了另外一艘船,这又是一次成功的攻击,那艘船燃起了熊熊大火。”


飞行在博德港外的突击者号俯冲轰炸机编队

 

就在第4鱼雷攻击机中队的飞机发动攻击的同时,位于北方的俯冲轰炸机编队也对多艘德军运输船发动了袭击。在攻击过程中,一架负责护航的野猫战斗机被防空炮打伤,不得不提前返回航母迫降。而另外2架SBD俯冲轰炸机则被防空炮直接击中,两架飞机上只有一人成功跳伞逃生。不过,他们的牺牲并不是没有价值的:德军的石勒苏益格号大型油轮被炸弹击中起火,在美军编队离开后,该舰迅速冲滩,坐沉在浅水区中。后来,德国人不得不花费精力将这艘油轮打捞,修复至可用状态。与此同时,另外一艘拉普拉塔号货船也被俯冲轰炸机投下的炸弹击中,被迫冲滩搁浅。除此之外,还有另外4艘小货船被俯冲轰炸机编队击伤或者击沉。

 

其中一艘遭到俯冲轰炸机编队袭击的德军运输船

 

现在,轮到托马斯少尉所属的小队发起攻击了:


“我的长机特雷克斯勒中尉正在摆动他的机翼。他一定是收到了中队长的手势信号,意识到我们将会是下一个发动攻击的小队。我一直在关注一艘外形很像运油船的船只,这艘船只就在我们的正前方。(美军记录将这艘船称为MFS231,一艘油船,但是德国的记录显示这是一艘驳船,上面装了40吨的军火弹药!)当特雷克斯勒中尉发出攻击信号的时候,我们已经飞过头了——并且依然保持在1500英尺的高度上。这意味着我们将要发起俯冲轰炸,而不是原计划中的滑翔轰炸。特雷克斯勒中尉猛地转过机头,开始进行俯冲。由于我的位置在编队的最后方,我开始担心自己会被中尉投下的炸弹产生的冲击波击中——记住,炸弹的延时引信只有不到10秒。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操纵着飞机进行急转,并且开始俯冲,以缩短距离。

 

托马斯少尉所属小队的攻击目标,代号为MFS231的弹药驳船(右下)

 

当我开始转向的时候,飞机右翼遮住了我观察长机的视界。直至飞机开始俯冲时,我才意识到特雷克斯勒中尉并不在前面。后来我获悉了中尉退出俯冲的原因:第一,编队上方的战斗机并没有及时收到我们的信号开始俯冲;第二,这种俯冲对鱼雷轰炸机来说太陡了!我一边用力推着操纵杆——由于是鱼雷轰炸机,TBF攻击机很难进行俯冲轰炸,因为机头会不断抬起——保持机头朝下,一边通过按钮解除炸弹的保险,打开投弹舱门,并且启动机枪电路准备开火扫射。我随便地打了几枪,扔下了2个500磅炸弹,然后紧贴着水面拉起了飞机。由于机鼻无法保持朝向目标,炸弹错过了这艘驳船,落在了50英尺外的水面上!


长机特雷克斯勒中尉对弹药驳船发起攻击时的摄像枪照片

 

特雷克斯勒中尉的炸弹落下之后,水面激起了一阵涟漪

 

我的机腹机枪手(同时也兼任投弹手)告诉我,弹仓里面还挂着2枚炸弹。我松了一口气,当时的我几乎忘记了自己是在战斗之中——更确切的说,我正在按照训练上的步骤来完成我的任务!正当我朝着海岸线飞行的时候,有人突然在內话机上大叫:‘注意海岸防空炮台!’我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他们的枪口上飞行,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机翼已经被子弹打成马蜂窝。当我掉过头来,重新朝着驳船飞去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驳船上的3个防空炮位正在朝我喷吐着曳光弹!我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电影中的慢镜头——但是飞机的油门已经被我推满了!

 

随着我越来越接近驳船,两个防空炮位停止向我射击,但是另外一个炮位却继续向我开火,闪烁的曳光弹照亮了我的驾驶舱。就在我投下另外两颗炸弹的同时,飞机的发动机被防空炮直接击中了!我的驾驶舱内发生了一场爆炸,并且引发了一场火灾。与此同时,一颗500磅炸弹直接击中了驳船,这艘驳船应声爆炸,并且立刻搁浅了。


托马斯少尉发起攻击时的摄像枪照片,图中可见特雷克斯勒中尉投下的炸弹激起的涟漪 

 

托马斯少尉顺利完成任务,但很快陷入困境之中:


“球形炮塔机枪手开始大喊:‘飞机起火了!’我拉起了飞机,重拾一些高度,然后摁开麦克风在內话机中大喊‘跳伞!跳伞!’在800英尺的高度上,我打开了座舱盖,松开了安全带,开始爬出飞机的座舱。由于之前没有弃机跳伞的经验,紧张的我并没有发现飞行头盔依然扣在自己的头上。就在我即将跳离飞机的时候,球型炮塔机枪手通过内话机阻止了我。‘不要跳!不要跳!腹部机枪手的降落伞打开了,他没法跳伞!’原来,这位粗心大意的腹部机枪手在战斗过程中太过兴奋,他不小心拉开了自己的降落伞,结果就是,他被困住了,无法跳伞。

 

位于TBF攻击机的腹部机枪手逃生口,由于托马斯少尉机上的腹部机枪手在战斗中意外拉开了身上携带的降落伞,迫使他返回驾驶舱操纵飞机进行迫降

 

回到驾驶舱里之后,我拿起了话筒,要求后方的两人重新系好安全带,准备迫降。我的飞机依然在攻击航线上,我依然可以看见不远处的弹药驳船正在燃烧。飞机的发动机正在冒烟,但看起来并没有起火。由于挪威的海岸线崎岖不平,导致我无法选择合适的着陆场迫降,于是我决定进行水面迫降。我朝着一个小岛飞去,准备进行水面着陆。

 

就在我开始降低高度,靠近岸边的时候,德军的高射炮火再次变得猛烈起来。这使我意识到他们并不会容许我就这样轻易地降落在水面上。于是我推满了油门,朝着公海的方向做了几个剧烈的回避机动,试图借此甩开防空炮手的瞄准。我居然没有被再次击中,这真的是一个奇迹。现在,是时候动用自己的头脑进行快速思考了。突击者号还在100英里外的水面上。在简报的时候,我们曾经被告知人一旦落水,只会在冰冷的北大西洋海水里存活15-20分钟——如果发生奇迹的话,也许能坚持一小时左右。不过,如果我们选择前往中立国瑞典的话,飞机只要飞行90英里,而且据说瑞典人待人也不错。与此同时,对于严重受损的飞机来说,每1英里都是宝贵的!于是,我通过內话机告知其他乘员,我们将要前往瑞典迫降。

 

一架迫降在瑞典港口内的英国皇家空军汉普登轰炸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瑞典曾经是众多盟军战机的理想迫降地点

 

我操纵着飞机爬升至5000英尺,然后仔细观察仪器,开始导航。就在我朝着挪威海岸线飞行的时候,危险的情况再次发生了。由于中队的弟兄都离开了这片区域,朝着博德飞去,导致我成为了这片区域内所有纳粹防空炮的目标——防空炮的弹幕开始变得越来越要命了!好吧!别想着去瑞典了!回去航母上吧!”

 

归家旅途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是坚固可靠的攻击机救了托马斯少尉的机组乘员:


“让人惊奇的是,我发现飞机的仪表还在工作。于是我收回了油门,并且试图确保发动机在飞行的过程中不会罢工——如果可以确保的话。我把仪表板上的地图桌拉了出来,然后才意识到我没有记录航母的方位!现在,我该转向何方才能发现突击者号?!我开始寻找附近的友机,并且立刻发现了一架在南方飞行的复仇者。我试图向它靠近,但是它却加速逃离了。后来我才知道,这架复仇者的飞行员以为我是德军的FW-190战斗机,于是他推满飞机的油门,一溜烟跑了。由于没有任何友机能够指引我返回航母,我只好选择了一个方向往前飞,并且在心中不断祈祷,希望航母就在这个方向上。

 

几分钟之后,我发现了另外几架复仇者,于是加入了它们的编队。现在,无线电沉默已经被打破了,不过我依然不敢使用麦克风。我用手势信号引起了一名飞行员的注意,并且不断指向我的引擎,希望他能够帮我观察情况。他围着我飞了一圈,然后对着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好吧,我真的很好奇这个引擎是如何在不断冒烟的情况下运转的!

 

这也许是TBF鱼雷攻击机最为著名的一张照片:一架失去一侧大半机翼的TBF攻击机正在返回航母上降落,皮粗肉厚的TBF的确拯救了不少盟军飞行员的生命

 

我继续操纵着飞机踏上100英里的返航之旅,在一路上,我不断地观察着仪表,并且仔细聆听着发动机的声音,注意是否出现异响导致发动机声调发生改变。飞机的风挡现在已经完全被发动机渗漏的油料涂满了,于是我便打开座舱盖,伸手出去试图擦掉风挡前面的油迹。但是,这些油迹完全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而我的手臂也差点被强风给吹断了。打开座舱盖后,机舱的视野有所改善,不过,我却被寒风吹得直打哆嗦。”

 

受伤的战机一点点接近了突击者号航空母舰,但托马斯少尉的麻烦还远远没有结束:


“突击者号已经注意到了正在返航的飞机,并且转向了迎风面。在发现特遣舰队之后,我脱离了复仇者编队,一股脑地直奔突击者号而去。我放下了起落架、着舰钩和襟翼,然后仪表板上亮起了红灯——这意味着飞机的液压系统出现了故障,但是这套系统似乎仍在正常运作。在第一次靠近航母的时候,我的航线几乎与飞行甲板垂直,因为此时船依然在转向迎风面。我往下看了一眼,甲板的信号官正在挥手让我不要降落。


一架降落在突击者号航母上的SBD俯冲轰炸机

 

‘该死的,我的飞机不能再等下去了!’我做了一个急转弯,差点撞上了一艘驱逐舰,然后继续朝着航母飞回去。由于风挡已经完全被油迹覆盖,我根本看不到着陆信号官的手势指引。不过,透过风挡的右侧我还能勉强地看清楚航母舰岛的位置,于是我将舰岛当做了着陆指引。我收回了油门,将操纵杆拉到大腿上来让飞机进入失速,然后便在心中祈祷着希望奇迹出现。幸运的是,我的尾勾勾住了一条拦阻索,然后右侧机翼撞上了舰岛。在飞机撞上航母甲板停下来之后,我赶紧松开安全带,毫发无损地跳到甲板上。地勤人员正在紧张地朝着我的飞机喷水,以求让发动机停止冒烟。与此同时,另外两名机组人员也安全地逃出了飞机。

 

就在我朝着简报室狂奔的时候,愤怒的飞行甲板指挥官拦住了我的去路。他抓着我的脖子,然后大喊:‘你个混蛋!我明明给了你禁止着陆的信号,但是你还是降落了,而且还阻塞了飞行甲板!现在,我要怎样才能让其他返航的飞机降落?!’我一手推开了这名指挥官,匆忙跑进简报室里,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军事法庭审判——在收到禁止着陆信号之后依然强行降落是一项大罪。几分钟之后我收到了通知,甲板已经被清空了,其他返航的飞机正在陆续降落。地勤人员把4-T-9号拉进了飞机升降机,然后送进了机库。它将会在更换发动机和维修机翼之后,重获新生。我向别人诉说了自己的苦衷,但是没有人保证我不会受到谴责。

 

在1943年1月的一次飞行事故中,一架TBF鱼雷攻击机在降落时右翼撞上了突击者号的舰岛

 

突击者号上的另外一次事故,一架冲出甲板的TBF鱼雷攻击机挂在了航母的可收放式烟囱上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为自己‘劫持飞行甲板’的行为感到内疚。后来,突击者号的舰长原谅了我,并且在他的推荐下,我获得了航空奖章。他在我的授勋感言上写到:‘尽管座机的引擎遭受了数次重创,但是托马斯少尉依然成功地驾驶飞机离开了敌占区。在托马斯少尉降落的时候,飞机的引擎输出动力已经开始下降,风挡被燃油完全覆盖,并且一侧的机翼受到了严重受损。’后来,在军方的作战报告中,我的那次着舰被登记为‘毁机着陆’。”

 

其余战机很快在航空母舰上降落,“领袖行动”大功告成。在这一天的任务中,突击者号以损失4架舰载机的代价,击沉了5艘运输船,并且严重损坏另外7艘船只。尽管战果并不丰硕,但是德军在挪威北部的近海运输航线却遭遇了重创——由于盟军航母的存在,挪威北部的铁矿石运输航线被迫暂时中断,德国的钢铁工厂因此失去了一个主要的铁矿来源。不过更为重要的是,这次空袭行动向纳粹当局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息:突击者号并没有被U艇击沉!

 

突击者号航母舰长戈登·罗正在1944年的采访中,为记者展示宣称击沉突击者号的德国海军奥托·冯·比洛中尉的照片

 

在1944年的一次记者采访中,突击者号的舰长戈登·罗的回答可以视为对“领袖行动”的总结:“我们沉没的传闻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只有懦夫才会通过这种谣言在民众中传播恐惧。在去年的10月4日,我们已经通过有力的手段回击了这些传言。在这次行动中,只有一件事让我感到后悔,就是德军的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像个懦夫一样龟缩在挪威的港口内不敢出来,导致我们没有逮住他。现在,突击者号依然奋战在他的岗位上,没有松懈!”

 

照片下附上了突击者号的回答:1943年10月4日,挪威博德港外,突击者号舰载机击伤、击沉44000吨以上的德国运输船!


注:未经版权方允许,请勿转载、抓取。


好 文 推 荐


他被张国焘开除党籍,因写得一手好字才免遭杀害,还与毛泽东互赠墨宝

在我军历史上,有三位朱光,其中一位参加革命最早,生平最为传奇,但在今天却鲜为人知。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六出祁山:诸葛亮是为兴复汉室打一剂强心针?还是因为个人之好恶?

诸葛亮终于出兵了。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西汉边疆基层干部的一天:填单、开会、过关审核……

西汉元帝时期,一个普通的日子。汉帝国西部边疆的肩水金关管理所内,一个名叫礼忠的基层干部正在填写一份《财产申报单》……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点击图片查看


国家人文历史

微信ID:gjrwls

长按关注